产品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郭文连教授——景德镇当代艺术陶瓷领军人物陶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18 16:11 浏览:

  郭文连,1942年生,江西吉安人。1968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设计专业,▼▲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景德镇陶艺设计家协会主席,历任景德镇陶瓷学社副社长、东方陶瓷艺术院常务副院长、陶瓷学院美术系主任、陶院陶瓷美术研究所所长、现任景德镇陶艺设计家协会主席、景德镇陶瓷艺术名家协会副主席等职。郭文连先生幼年自学绘画,☆△◆▲■至20世纪60年代开始油画创作,有油画作品“班会”入选全国美展和参加省历史画创作工作。1964年考入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自此数十年来,他一直深入研究陶瓷艺术理论、陶瓷工艺和作品创作。近年来,郭文连在陶瓷艺术绘画方面涉猎极广,他画釉上婴戏系列题材,画高士和仕女题材,创造性地将肌理技法融入到粉彩、颜色釉以及各种综合装饰,并将其运用到现代陶瓷绘画中,师古而不泥古、不断推陈出新,成为现代陶瓷绘画艺术领域公认的创新者与领军人物。2017年嘉德春拍,其作品《云雾林间神驹图》以1127万元的价格,作为中国当代陶瓷绘画作品上千万拍卖记录人物之一,并保持至今。▲★-●▲●

  郭文连是一个修养相当全面的艺术家和艺术理论家,也是一个具有历史使命感的人。他美名远扬,瓷画艺术堪称独树一帜。作品常给人一种富有田园气息且蕴含质朴感人的力量。青山薄雾里,雾霭正待慢慢散尽,牧童坐在牛背上,吹着笛子由远及近,空灵而唯美。画面中,他驾轻就熟的肌理技法得到了充分表达,画面虚实结合,清新自然唯美,情不自禁使观者与画者产生共鸣。从油画到国画完美转型,郭文连通过肌理技艺把中国画日臻纯熟地融入到日常绘画中,并表现得自然得体。

  坐在家中工作室的摇椅上,郭文连笑着对摄影师说:“别把我拍的太规矩了,不然,那就不是我了。”

  郭文连认为自己是个不守“规矩”的人,但他的着装、言行举止上却并未暴露出他的特立独行,只有懂他的人,○▲才知道他的不守“规矩”是在艺术方面:从事陶瓷艺术以来,他已经历了无数次的自我“叛变”,获细微、或翻天覆地。◇•■★▼

  关注郭文连的人一定会发现,近两年,郭文连一直致力于对釉上樱戏已深入人心,为何要作出改变?然而,更多的人会表示敬佩,正如郭文连的釉下五彩也曾深入人心之时,他却进行釉上彩的尝试并最终取得较大成功。

  表示敬佩的人,敬佩的不是郭文连每一次“自我叛变”总能取得成功,★△◁◁▽▼结果于他们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郭文连为了更淋漓尽致表现自己艺术语言的探索过程的勇气,和他令人为之动容的虔诚的艺术的心。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郭文连梦想成为一名既懂工艺、又能搞设计的陶艺家。在几年得到时间里,他开始向各方面的权威学习配釉、配瓷泥、学成型、学烧成......

  这段时期,郭文连学得很苦、很累,但他却乐此不疲,每每为自己工艺与艺术相结合而取得的哪怕是一点点成绩兴奋不已。

  在郭文连早期的创作中,他尝试过青花、釉下五彩、斗彩、颜色釉装饰、综合装饰和釉上粉彩、釉上泼彩等,为了能充分表达自己的艺术语言,他游离在各种陶瓷工艺种类之中。所幸前些年对陶瓷工艺材料的学习,让郭文连能充分地驾驭各种工艺、材料,进而进行风格和艺术语言的探索。

  在许多人眼中,郭文连每一次新的探索都是成功的,有着他独特的风格及成熟的艺术语言表达。

  然而,郭文连自己却并不满足于别人眼中的这份“成功”,在陶瓷艺术的领域中,他是有“野心”的,他每一个阶段都在企图寻找一个完美的“我”,但却又总是不满意现今的“我”,于是又总是不断推翻和否定以前的“我”,从而探索一个新“我”。

  对艺术始终不甘于现状的郭文连依然具有自我否定的充分勇气,在沉溺于民间艺术的同时,他还进行着兼工带写婴戏图的瓷上表现形式的探索。

  而在郭文连将这两种釉上樱戏进行到成熟的探索阶段时,他又意外而必然的将目光转移到釉上泼彩这一釉上彩领域,并沉迷在这抽象与具象、随意和有意、偶然和必然之中。

  在反复得到尝试和失败之中,他用百折不饶的精神克服着工艺上的难题,锻炼出那在不可控中寻找那一丝可控的绝艺,在天赐的抽象肌理效果,运用哲学家的头脑和诗人般的细腻情感,用线条给作品添上人、动物或景色,运用抽象和具象的相互衬托,让作品更具张力和视觉冲击力,既增强了自己作品的艺术说服力,也进而给陶艺艺术的装饰形式上带来了一种全新的视觉体验。

  郭文连不同于许多艺术家,在谈论艺术的同时,他并不避开陶瓷工艺的话题,他始终认为,只有掌握了陶瓷工艺,艺术家才能更好地进行陶瓷创作,因而艺术家应该重视工艺。不过,他又强调,“作为一名陶艺工作者,他创作时首先要想到的是艺术,然后才是工艺,当工艺成为艺术语言表达的障碍时,艺术家应该想办法去革新突破这种障碍,否则,先想工艺再想艺术,势必会被工艺所奴役,而不是驾驭工艺为艺术服务。”

  他数十年的坚持,向我们诠释了中国的一句老话持之以恒,而他对艺术虔诚的心则更令我们动容。审视如今的艺术界领域,许多人一心向钱看,市场上什么图式好卖便画什么,或许他的技艺不错,但懂的观者顶多会说“画得不错”,却绝不会为之感动,更遑论有人诚心称道“旷世佳作”,而一颗虔诚的心势必让作者投入大量感情,未必会与所有人产生情感共鸣,但作者却一定能问心无愧地将之视为自己的作品,而不是产品。

  再观郭文连数次的自我“叛变”,这需要有着求新的思想,也需要有着推翻自己的勇气,更有着对艺术永无止境的追求之心。

  求新的思想并非是闭门造车,它允许人们通过借鉴并消化,将他人经验结合自身的情感而纳为己用。

  这份勇气,并非是一往无前的视死如归,用厚积薄发的积淀或许要更为恰当。于郭文连而言,每一次的自我“叛变”,都是他基于对自己的充分认识上作出的决定,兴趣是诱因,但日积月累的积淀却是让他走出那一步的勇气所在。

  以他近两年的釉上泼彩探索为例,泼彩的偶然性或许是大自然的赐予,然如何将这偶然性的肌理效果化为一件佳作,却考验着作者的素养,“你要善于抓住在泼彩流变中的瞬间,将它最好的效果定格,然后结合自己对造型能力的把握和情感的表达,用具象的物体去丰富它”。△▪️▲□△

  这绝非一朝一夕之功,考量的也绝非仅仅是勇气而已,它既需要一颗虔诚而求新的艺术之心,★-●△▪️▲□△▽也需要日积月累的学习和消化。就如郭文连所写的一段文字所述:现代陶艺强调对于综合材料的利用,其最终的目的还是在于利用各材质的不同特性所产生的视觉效果来表达自己的个性、情感。可以说现代陶艺从创作的构思阶段到本身材质与其他材质的具体操作,直至最后接受火的再创造过程,都是体现了创作主体本人的个性和情感。可以说现代陶艺从创作的构思阶段到对本身材质与其他材质的个性和情感。成功的陶瓷艺术作品是艺术表现过程中熟练地、恰如其分地、创造性地运用陶瓷的语言,只有熟练地掌握和运用陶瓷的语言,才能在陶瓷语言上进行创新,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

  “人生本是痴,不悟不成佛,不疯不成魔”,犹如一颗有着坚定道心的求道者一样,郭文连是拥有一颗毫无杂念、对艺术无限渴求之心的虔诚艺术信徒。快3彩票平台郭文连教授——景德镇当代艺术陶瓷领军人物陶瓷作品拍卖纪录


 

Copyright 2019 快3彩票_首页_快3最新网址 网站地图   备案号:ICP备*********号

搜索